行业新闻

    和记娱乐全村喝含氟超标水致满口黑黄牙 被称“

    发布时间:2019-05-04 21:34   

      胡家营村,一个位于延庆县张山营镇的偏远村庄,过去由于水质含氟超标,全村300多户村民长着一口黑黄松动的牙齿,因为骨质疏松村民经常骨折,胡家营村又被叫做“黄板牙村”。2003年11月,因为北京青年报的一篇报道,改变了胡家营村的命运。在团市委和青基会的倡议下,社会踊跃为胡家营村捐款,慈善家李春平更是捐出35万元,为胡家营村打出一口达标的“甜水井”。

      11年过去了,“黄板牙村”的称呼渐渐淡出人们的记忆,胡家营的孩子们不再饱受牙病和骨折的困扰,喝上甜水的村民更是没有忘记他们的恩人。

      62岁的胡世琴住在村南,门前的地里,一人多高的玉米秆上挂着快要成熟的果实,预示着一个丰年即将来临。

      中午,胡世琴准备做饭。她习惯性地拧开水龙头,看着清澈的井水,这个文化不高的村妇脸上洋溢着幸福和满足。这样的感觉,一直陪伴了她11年。

      时光回到2003年,对于胡世琴来说,这是难忘的一年,她家宽敞的院子里盖起了新瓦房。“日子是比以前好了,但我还有一件事不开心。”胡世琴说。

      不开心的事情竟然是水。在水资源丰富的张山营地区,这是一个听上去不可思议的答案,却是埋藏在胡家营村民心中最大的痛。因为地下是一条温泉带,村里的井水便有一股令人作呕的硫磺味。村民世世代代饮用含氟超标的井水,直接的后果就是牙齿变得黑黄,“看上去跟老烟鬼似的。” 胡世琴说,她每天刷两次牙,但牙齿就是不白。

      更可怕的是,掉牙和骨折成了村民成年的“标志”,30岁以上的村民几乎没有一口完整的牙齿。“岁数越大,牙齿越少。”说着,58岁的胡春玲张大了嘴,并不忌讳让北青报记者看她残缺不全的黄牙。比起她,牙齿仅剩下5颗的老伴似乎更惨,每日只能吃用水泡烂的馒头。

      2003年底,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在村里传开—在社会的捐助下,来自城里的勘探队要为村民打一口新水井,胡家营村要喝上甜水了。当第一股冰凉的井水在2004年春节前从水管中流出来,胡世琴迫不及待地接了一杯,大口喝下。从这一刻起,胡世琴才真正感受到,今后的日子就像这水一样甜了。

      带给胡家营村命运改变的水井位于村西两公里外一片茂密挺拔的杨树林里。当年,经过北京市地质工程勘察院的反复确认,水井的位置选在这里。

      “大家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护着水井。” 胡家营村党支部副书记胡占林说,为了保护水井,村民砌上围墙,装上铁门,白天大门紧锁,晚上有专人值守。

      说到孩子,村民言语中带有自责般的歉意。“我和老伴这样也就算了,最对不起的就是我闺女,从小喝含氟的水,她从33岁就开始掉牙了,最严重的时候,用牙撕胶条,牙就粘在胶条上了。”

      胡春玲的心情开始低落。她知道女儿不愿意回家是这个心结一直解不开,“她很少和人讲话,更不爱笑,出门一定戴上口罩。”胡春玲说,为了补牙,女儿已经花掉了好几万元。

      这些陈年往事如同伤疤,上了年纪的胡家营村民不愿提及。而对于2003年前后出生的新一代胡家营人来说,因水产生的危害早已远离他们。

      胡世琴的外孙女胡可欣开学上初二,是个高挑文静的女孩儿。当年打井的时候,她还是个两岁的婴儿。“姥姥,怪不得我的牙齿比您和我妈的都白呢,是因为我喝的水没问题。”听完久远的故事,胡可欣忍不住笑出声来,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

      看着懂事的外孙女,胡世琴也欣慰地笑了,“可不是,你一生下来,我最担心的就是你的牙齿,这么白净的小姑娘,今后长一口黑黄牙可怎么办啊?”

      “胡家营小黑牙,新媳妇没人给,生个孩子小黄牙;长大后,找不着工作,娶不上妻。”这是过去外界给胡家营人编的顺口溜。

      任俊英是村妇女主任,20多年前嫁到胡家营。“很多人听说我要到胡家营,都劝我别去。”但她觉得当木匠的丈夫人好,又有手艺,最后还是成了胡家营的媳妇。

      上世纪80年代以前,只要一看黑黄的牙齿,不用问准是来自胡家营村。任俊英的牙齿还算白,她出门可以少些不必要的尴尬。怀孕的时候,任俊英去县里的医院做产检,“医生问我是哪儿的人,我说胡家营的,她一看我的牙就说我不是村里土生土长的,肯定是嫁过去的。”

      任俊英的儿子出生以后,她特别留意孩子的牙齿,“总让他刷牙,打预防针的时候顺便检查一下牙齿和骨骼,看有没有问题。”

      为了村民喝上达标的水,上世纪80年代中期,村里从10公里外的佛峪口水库把水引到村里。村党支部副书记胡占林说,由于沿途管线经常出现问题,引水计划3年后便废弃了。

      上世纪90年代,村里集资打出了一口80米深的好井,当时村里人别提多高兴了,他们认为胡家营人终于可以摆脱缠绕他们已久的黄板牙了,但没多久井水温度升高,氟又开始超标了。

      直到2003年底,“黄板牙村”的历史才画上句号。北京青年报的持续报道,使胡家营吃水难的现状引起社会的关注,不到半个月,便收到慈善家李春平的35万元捐款以及1.4万元的社会捐款。有了钱,一口新水井很快打成,胡家营人在2004年春节前终于喝上达标的井水。

      “过去因为水不好,外村的姑娘很少嫁过来。村民嫁女儿,也因为孩子牙不好看,主动把礼金降下来。” 任俊英告诉北青报记者,现在村里条件好了,这样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3年前她的儿子结婚,儿媳妇就是从外村主动嫁过来的。

      胡家营的孩子也不会像他们的祖辈、父辈那样在外人面前故意把嘴抿起来。即将升入初二的胡可欣热情活泼,“黄板牙村”在她的记忆中只是个久远的故事。

      胡占林:现在北京市地质工程勘察院每年定期检测水质,保证乡亲们喝的水没有问题。

      胡占林:当时我是村委会主任,一直想解决村里吃水的问题,但没有钱打井,我们找镇里、县里也都没有解决。这件事经过北京青年报报道后,没想到引起这么大的社会反响,打井的钱很快就有了。我当时就说这样的好事让胡家营村碰上了,解决了村里最大的一个困难。

      胡占林:自从打了新水井,村里的孩子们不再喝含氟的井水,牙齿不黄了,骨骼也很结实。过去村里的孩子上学、招工都因为牙齿不好看受影响,现在没有这样的情况了。

      北青报:现在村里吃水是免费的,今后农村也要交水费,村民会为此增加负担吗?

      胡占林:村里能有今天喝上达标水,村民都很珍惜。虽然吃水不花钱,但大家还是有节水的意识,我们要把水资源留给后代们。

      胡占林:特别感激北青报、团市委、青基会、李春平和北京市地质工程勘察院,还有很多我们不知道名字的人,正是因为你们,解决了胡家营村吃水的问题,希望胡家营村的恩人们回来做客。

      2003年11月初,延庆县张山营镇胡家营村因北青报的报道而走进人们的视野,这是延庆远近闻名的“黄板牙村”,村民因长期喝含氟超标的井水牙齿黑黄、骨骼疏松,没有人愿意笑,因为那口不齐的黄牙是村民心中的痛。

      胡家营村的故事令人震动。随即,为胡家营村打一口“爱心井”的社会募捐开始了,短短半个月时间,就收到慈善家李春平35万元捐款以及1.4万元的社会捐款。

      2003年11月中旬,北京市地质工程勘察院与北青报联系,表示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前期的水文资料准备和分析后,将派找水专家前往胡家营展开找水工程。

      经过近一个月的努力,新水井的位置确定在胡家营村两公里外的一片杨树林里。2004年新年前,胡家营村“爱心井”开工。4天后,“爱心井”出水,水质完全达标。2004年1月19日,农历腊月二十八,也就是“黄板牙村”见报后的第63天,“爱心井”甘甜的井水流进胡家营村。

    全站搜索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18591943413
    • 座机电话:029-86213168
    • 公司邮箱:1901161111@qq.com
    • 联系地址:陕西省西安市未央区凤城六路135号